Follow

突然想起来小的时候从六层楼的楼顶翻出去越到对面楼顶平台上过,是最无感觉的一次peer pressure,在别人的地盘上,两个同伴邀请我,我就过去了。具体过程其实已经记不得,那个楼的构造环境是很容易完成“跨过栅栏&走到对面&跨过第二个栅栏到达安全处”这个行为的。没敢往下看。过去之后听同伴说,楼下有个路人很惊讶的样子在往上看,然后两个人笑了,我还在懵和困惑的状态中所以没跟上那个节奏完全不觉得想笑……
说实在的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看待这件小事,甚至很多年没想起来过。我觉得我看不惯的是自己背叛常识判断听从了同伴劝说这件事,但看看如今的我是什么德行,也很难讲……。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长毛鹿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