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来小的时候从六层楼的楼顶翻出去越到对面楼顶平台上过,是最无感觉的一次peer pressure,在别人的地盘上,两个同伴邀请我,我就过去了。具体过程其实已经记不得,那个楼的构造环境是很容易完成“跨过栅栏&走到对面&跨过第二个栅栏到达安全处”这个行为的。没敢往下看。过去之后听同伴说,楼下有个路人很惊讶的样子在往上看,然后两个人笑了,我还在懵和困惑的状态中所以没跟上那个节奏完全不觉得想笑……
说实在的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看待这件小事,甚至很多年没想起来过。我觉得我看不惯的是自己背叛常识判断听从了同伴劝说这件事,但看看如今的我是什么德行,也很难讲……。

啊。和朋友聊天时抱怨猫毛过敏和掉毛处理来着,现在手机内app给我推荐无毛猫了。
大数据,怎么回事

新喋喋人生的前几集都好令人不安……但我焦虑的点可能都太奇怪了,看啥时候到家能不能展开讲讲,先记下这个议题(哪算议题

今天做的快乐事情之一是在公园里喂鸽子。掌握了一定诀窍,比如把饼干掰成不会造成垃圾的大小,投掷距离不要吸引鸽子在离人距离较近的地方拍动翅膀,还有学鸽子叫时注意抬头看看有没有路过的人。

不过断断续续健身的感受就是非常没有把握……去年状态最好时,月经期间是全无不适的,从未那样有活力过。只是实在没那个时间去做高强度锻炼了。

总之今天的命也是止痛片给的。
为不知该找什么度过时间方式的朋友推荐了《紫与黑》,明天醒来后至少有一个期待:聊聊这本书

朋友们都在拿蚂蚁森林攒能量种树,现在进度已经过半了……
实在是不太受得了这类带社交性质的东西,不然我也(

做什么都会变成很多香菜覆盖在乱炖之上。但好吃!看着鲜艳绿色就会有食欲,但是又不喜欢吃只有绿色的食物,总归是爱好和营养学背道而驰……但又在试图挽回

学会戴贝雷帽了挺开心的……
试了一个马甲,结果脱的时候变成修女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么开心了

还是觉得怪不对劲的………………为什么突然就这样了。想睡觉都睡不成。

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不是找地方放置、安放情绪,需要找锚是肯定的,但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样的锚

啊,还是控制不好情绪…………有的时候觉得世界飞速分裂,生活在字面意义上地破碎,不可能有那么多情感能量来填补裂痕,但也不想因此给自己以外的活人造成负担………………怎么还是这样。

也懂得了为什么首页越共一般遍地是受过火影骗的不幸人们,我还得嫉妒她们,好歹高光时刻那么耀眼

好爱我的诗人啊,他为什么复仇结束后就变成了傻白甜?我忧虑悔恨,没能更早看明白他的好,偏要等到沦为工具人才追悔莫及……但也怨不得我,开始他那个吊儿郎当傻x帅哥直男的德行谁受得了

一声长叹,靴子落地,没有后路了。还真是被逼上了得尽可能努力的一条路。

SHEA boosted

@lgcjl 担心会被屏蔽的话可以考虑GitHub Pages建站[1],新手不到1小时就能部署好。
----
[1] zhihu.com/question/20962496/an

啊不知是不是因为焦虑和作息颠倒,一个月来两次例假,而且都很……不舒服

一直在拖延做饭这件事情………想干的事情太多了就分不出精力去烹饪,虽然我好像已经变得擅长这件事

Show more
长毛鹿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