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我想说一点话,来表达我现在内心的感受。
但我发现我没有什么话好讲。
既讲不出愤怒的话,也讲不出的悲伤的话。
那些曾经会使用的词语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筛选中离我远去了,就像是失联日久的旧友,再要联络的时候,看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根本下不了拨通的决心,更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想我已经被规训得很好了。
不用别人说,我就很能,而且很明白。

年轻的时候,我喜欢娜奥米·坎贝尔,我记得有一次记者采访她,问她保持年轻的秘诀,她说:保持愤怒。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早已经离年轻很远,早在我因为恐惧而放弃第一个词汇的时候就已经从内心开始衰老。

而现在,我或许已经不算是一个活着的人。
我是一个人间的僵尸号。
并不是活着,只是占着位置而已。

微博上的僵尸号装点着微博的繁荣。
我装点着盛世太平。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长毛鹿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