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u boosted

一家有诊断处方就可以买精神类药物的网上药房,且参加年货节,跨店满300减30……
我刚成功购买了艾司西酞普兰

旻旻,在干嘛O_O,啥时候出来玩,麻麻想你><

malu boosted

douban.com/group/topic/2087759 张铁林不是个好东西我也不是今天才知道,但对比郑爽下场总觉得一样不做人,女人受的惩罚总比男的多得多,男的总是继续赚得盆满钵满。

malu boosted

朋友说:这个时代的道德浓度已经高到令人求生不得,公义缺失又更使人死无全尸。

malu boosted

我为什么对那些针对私人道德的批判整肃从不支持且保持警惕?看看红楼梦抄检大观园的桥段就明白了:
老爷贾珍酗酒赌钱玩娈童没人敢管,连他老婆都得装瞎;丫鬟司棋小厮潘又安一对青春小儿女真心相爱,倒成了弥天大罪。乃至于连这点罪过都算不上,只是说了句玩笑话的四儿,只是打扮靓丽的晴雯,也在被整肃之列。

至于真有“不道德行为”的丫鬟袭人,跟刚开始遗精的未成年男孩上床,是否有被整肃?——当然没有,她拿到了来自王夫人的特别津贴。因为她给宝玉提供性服务有王夫人许可,她还负有向王夫人报告怡红院人员违规行为的使命。

那么抄检大观园是否真为道德?——当然不是,真相是贾府经济危机裁员+上层主子和中层管事奴仆互相倾轧。然而,在这场闹剧中,司棋晴雯四儿们都被社死了。

我知道,肯定会有人问我: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作风不正的珍大老爷和袭人也社死?
——不好意思,在当下体制下,我们办不到。让珍大老爷和袭人社死,除非贾府垮台被查抄。

那么我们能做到什么?——很简单,我们还可以学鸳鸯,不支持对个人私德的整肃,并对被整肃的受害者,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保护。这样,我们确实惩罚不了珍大老爷和袭人,但我们至少可以让司棋晴雯们免于社死。

malu boosted

当下墙国为未成年人所营造的那种“纯净无污染”的精神世界(小言文都要双洁、偶像吸支烟都要被群嘲),绝不会让我们的下一代变得更好,而且恰恰相反,大概率可能让他们变得更不善良。

原因很简单:被绝对“干净”的赛博世界哺育出来的他们,无法接受一星半点的道德瑕疵。而任何普通人类的心态和行为,都不可能经得住道德放大镜的检查。——于是,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不同情、乃至唾弃和惩罚这些瑕疵者。

私以为,被这样的环境造就出来的未来墙国青年,最好也不过像《悲惨世界》中的那个因为芳汀未婚生女而把她解雇的车间女管理员:
——她确实是个好人,公平、廉洁、慈悲,从本堂神甫到市长都对她完全信任。
——她从救助工人的款项中,额外拨给了芳汀一笔遣散费。
——她只是做了她觉得她该做的正确的事情:芳汀毕竟犯错了嘛,她确实是未婚就有了私生女,按照工厂的厂规,她必须离开。
——她的良心,不会有一星半点的痛楚,哪怕她知道芳汀因为她的这个“道德”的举措,后来遭遇到了什么。她只会觉得“虽然那个未婚先孕的女人后来很惨但这也是她自己的错误导致的,我没错。”

这就是无菌道德环境所培养出来的人,所能长成的最好的形态。

malu boosted

私以为,我们必须要力所能及地让墙内人意识到,制度之恶远比个体之恶更糟糕,必须得到更优先的关注。因为墙内的宣传趋势就是靠渲染个体之恶,来诱导人们忽视乃至接受制度之恶。

举个例子,即使死在毒气室中的是一个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犹太恶棍,毒气室的邪恶程度也远远超出单个犹太恶棍。而纳粹政府最喜欢做的,就是用文学性语言向大家渲染某个犹太恶棍的恶行(通常都是真的),唤起人们的情绪,来洗白毒气室。

更何况,制度之恶最可能伤害的,绝不是人们所乐于看到的个体恶棍“受惩”,而是那些更弱小、更无力自我保护的人被碾碎。正如有钱有势的犹太恶棍更可能因为信息和金钱的便利,而在大屠杀开始之前早已逃出纳粹德国;死在毒气室里的大多是没门路细软跑的普通良善犹太小民。

再强调一遍,请谨记,不管郑爽有多么混蛋,公权力封杀演艺者也比她混蛋一万倍以上;不管墨茶的家人有多么糟糕无爱,失职的社会保障也比他家人糟糕一万倍以上。被优先追究和要求改善的,必须首先是制度,而不是个人。

malu boosted

Year progress: ▒░░░░░░░░░░░░░░░░░░░ 6.3%

今天的BOMB超可爱呜呜呜><
是一群喜欢硕珍尼的活泼小狗~

malu boosted

昨天QQ空间看到一事,一个学生用狗屁不通生成器围绕正能量写了个作文交上去应差事,结果居然获得了叶圣陶杯的三等奖,虽然我至今没玩过赛博朋克2077,但我觉得不需要了

malu boosted
malu boosted

不可否认,对于男性的偏见已经深植于我的心中
以至于我看到一个有趣的灵魂恰巧是男性的时候,就会感到惋惜:
“啊,真可惜,这样一个可爱的人居然是男的。”

malu boosted

不知道大家对自己的关注者们信任度如何?像我可能一直会觉得比较信任一点,所以锁嘟的内容会更私人一点。

可谁知道,我的锁嘟内容会被人截屏然后发给别人去嚼舌根呢?

不仅我的锁嘟内容,连我们站另一位(仅有几个活人关注者)的锁嘟内容也被截屏发给小团体了。这种行为非常恶意、无耻。

我在乎小团体在背后嚼舌根吗?并不。

可我在乎的是我每一条私人的内容都在被恶意的眼睛审视,打量。我的悲欢喜怒都成了别人调笑的资本。我的真诚和信任在别人的眼里一文不值,只是他们抱大腿捧臭脚的“投名状”。

诚然,网络使我们更加容易地接触到彼此的善意,畅所欲言,剖析自己,找寻同伴。但同时,因为有虚拟id的伪装,让人的恶意可以借此机会发挥到极致。

都好自为之吧。所谓的毛象同温层并不存在。

malu boosted

国人生养小孩的功利性太强了,生下来就是为了养老的,本质上跟买了个奴隶有什么区别?很多渗入日常生活中的词汇和口号,对于一个正常社会来讲应该是细思极恐的,但在中国大家就觉得很正常。

比如说“只生一个好,国家来养老”,本身就暗含了“生孩子的目的是养老”这层意思。还有我很反感的“失独老人”、“失独家庭”的说法,“失独”就是说“失去了唯一一个可以用来养老、传承香火的独苗”,总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难道家里有两个小孩,失去了其中一个,要比家中只有一个小孩、失去了这个独苗更让人难过?如果我不是独生子女,那我死去了,问题就没那么“严重”?因为还有别的兄弟姐妹可以“替代”我?

malu boosted

在社区筛查中和一小孩儿狭路相逢。
他表现的很抗拒。
疯狂摇头,大声尖叫。
哭喊着:“妈妈!救我!!!”

唉。
事实上,
我得知要上一线的时候,
我的内心也是:妈妈!!!救我!!!!

现在我们打了个平手。
你妈没救的了你,
我妈也没救的了我。
这就是我们相遇的原因。

malu boosted

因为你坚持错用ptsd我们才一起不约而同来给你上课的哦。

因为你假装很懂心理学但是屁都不懂还不听支教我们才一直挂你批评你的哦。

因为我们以为你和我们是cp但你却用我霸凌的关键词做示范我们才一直拿你开玩笑的哦。

都是你们的错~

啊,我先吐了。

malu boosted

我很好奇,戴个套这么难吗……
还有一大片夸华晨宇有担当的,恕我直言,我着实无法夸不自觉避孕的男的有担当。

malu boosted

看到各大官媒乃至有关部门都出来“正义凌然”地批判郑爽了?更恶心的是,用的都是些“明德引领社会风尚”、“私德有亏”、“德不优法不容”等冠冕堂皇的伟岸之词,这片土地上,最没有资格批判代孕的,最没有道德底线的不就是这些道貌岸然的官方机构了?
中国土地上的妇女们哪个不是这个国家暴力机器的代孕工具?从“人多起来力量大”到计划生育再到现在开放二胎,你们哪一天没有虎视眈眈地盯着妇女的子宫?哪一天不是在利用手中的公权从女人的子宫里榨取利益?你们什么时候真的把这片土地上的妇女儿童们当作一个独立的人来尊重看待?现在又想动公权来封杀艺人来营造自己白莲花的形象了?造成现在这些乱象的始作俑者难道不正是现在这些挥舞着道德大棒喊打喊杀的官方部门?
对不起失态了看了这一连串的官方通报实在太气了

malu boosted
Show older
长毛鹿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