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补个置顶,算是树洞的自我介绍 

Pinned toot

所谓一样米养百样人就是这么个意思 

转自微博 @ Bison仓鼠 

我要存留这张图片,并且一直记住。

记住这个明白,和这个能。

我想说一点话,来表达我现在内心的感受。
但我发现我没有什么话好讲。
既讲不出愤怒的话,也讲不出的悲伤的话。
那些曾经会使用的词语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筛选中离我远去了,就像是失联日久的旧友,再要联络的时候,看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根本下不了拨通的决心,更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想我已经被规训得很好了。
不用别人说,我就很能,而且很明白。

年轻的时候,我喜欢娜奥米·坎贝尔,我记得有一次记者采访她,问她保持年轻的秘诀,她说:保持愤怒。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早已经离年轻很远,早在我因为恐惧而放弃第一个词汇的时候就已经从内心开始衰老。

而现在,我或许已经不算是一个活着的人。
我是一个人间的僵尸号。
并不是活着,只是占着位置而已。

微博上的僵尸号装点着微博的繁荣。
我装点着盛世太平。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横竖都是要墙的,看哪个实例苟得久而已。怎么现在还有说趴窝是涉政讨论太多被墙的?伏地魔会因为你不加入凤凰社就不杀你吗,别逗了。😂

什么时候能看参宿四爆炸?
根据它和地球的距离,爆炸的亮度一定超过太阳,我十分之期待
你看恒星就是我行我素,啊寿命差不多了,先膨胀,膨胀到一定程度,要么坍缩要么炸了

昨天链接了一篇《记录一下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经历》,后来作者公众号“小山狗”中找不到了,今天看到作者关于删文的声明。

其实大家都知道谁是最终造孽者——习近平。一开始他没有点头同意公布疫情,全中国甚至全世界被迫卷入这场灾难。
希望大家记得,任何一个当权者,如果上台之后只关心专政是否稳固,精于人为制造阶级敌人,精于强化民族主义,那么他就是第二个尼古拉·齐奥塞斯库

武汉政府 湖北政府 疾控中心 红十字会 老大哥 学术斗争和权力斗争 500万逃离武汉 全境封锁 病毒所和它的谜之P4实验室 阴谋论……
要素过多,没审查可以出一部大片……是不是还差个球外外星势力

2020年1月30日,转自微博 

世界上的不幸有很多,你我不过是其中之一,没必要自视清高

黑泥 

私人恩怨和黑泥 

CW 

吃了两斤草莓,有点撑,吐是没吐,我也没有草莓了,睡觉啦,明天一早准备滚回美利坚搬砖了。

Show more
长毛鹿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