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新闻我真的不想看了,各自在各自乐意看的媒体下口嗨,视频里个个举着个相机也不见哪个人能客观完整一点。那些参加游行的外国友人义愤填膺说自己在支持freedom真他妈傻逼透了,跟公投完英国脱欧后搜索“什么是脱欧”的同一帮傻逼玩意儿。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傻逼透了一点都不想看。

资源自取,我传百度网盘了,无密码,永久有效。

在文学研究上读同性爱的小黄书能读到什么,为什么女性热衷于阅读男性同性恋体裁的文章。耽美文化研究:《男人之间——英国文学与男性同性社会性欲望》
pan.baidu.com/s/1wGY2adJ_3sTOO

研究殖民强国对中东地区文化持有的态度。了解深层歧视,探寻DG脑残的原因:爱德华萨义德《东方学》
pan.baidu.com/s/1PyzpbRx3rWWeV

最后一则是我的私心,丁宁《还轩词》,1985年,安徽文艺出版社版
。人生得意时,不可读丁宁。
pan.baidu.com/s/1QyxuPz-HKbrYv

改了名字,应该不会失效了。

#

国花不是默认为牡丹吗? :0080: 蒋大为唱了n年的牡丹之歌

某个人做了不太好的事,但并未对我做过任何不好的事,甚至也许帮助过我。
我应该以此判断其人品不好,并远离她,或是顾惜她与我之间的情谊,继续和她往来?
假如我判断其道德有问题而不与她交友,可世界上谁能是人品完美的呢?这样除非我找到圣人,否则我岂不是没有朋友了?
况圣人如也秉此标准,则也不会认同我为朋友了。
评判他人使我忧烦。

bgme备份服务器当机了?老是出现错误502

谁不是潜在的逃犯呢?
只不过暂时没有被抓获罢了。

宇宙那么大,我却在流亡。

记录一下娱乐的紧缩。
一种
经 典 活 动 再 放 送
的感觉OTL

奇妙的是,这样的内容事,只要发出来,就会被人“辟谣”说“不是真的”,过后几年,总是被证实“就是真 的”。

然而每次“辟谣”还真会有人信。
还真会有人继续询问:这次为什么要被禁呢?

事实上并没有为什么。

长毛鹿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