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可能是我被炸醒的梦 

因为是几天前的梦所以不太记得了,碎片混乱。
在学校,我穿梭几个地方,想找到卖首饰的地方。
找着又接了一个任务,和同伴一起前往一个副本。这个小boss情况很奇怪,不太想让我们进去。我们使了一些手段强行进去,结果发现他中了别人的暗算。
他身为男子竟怀孕了。
我突然觉得有诈,意识飞奔出来,找到了一个危险人物。
竟然连我的意识都差点被发现。
紧张中我听到了他的计划,知道他在里面埋伏了一样陷阱。
是一座钟,启动时里面有个和蔼的老人会出来,为大家演奏毁灭的丧钟。
我的意识回到副本里已经迟了,老人已经出来了,正慈爱地和我们说着话。
然后我就醒了。

世界变成很多副本的梦·下 

解决所有副本、拯救地球的方法,我直觉关键应该还是在高级npc身上。
在一个安全区是我亲戚家(现实中根本没有这个亲戚)的副本里,我为了确定一件事跟着我表姐上了公交车。因为公交车并不安全,所以一个其他人也没有。我观察着,最后确认了只有邪神的力量能对抗邪神。
她最后没有被捉走,因为我特意引起了图书馆的高级npc的注意。
后续剧情我开始和高级npc周旋,原本连直视都不能,但逐渐有一个对我起了一些兴趣(就像你看到蚂蚁摆阵召唤你的兴趣),于是让我能够和他们看与说。
后续剧情逻辑不太清晰了。(毕竟是梦)大概是我故意惹了一个副本的事,然后请他将我传送走。由于之前的设计我果然到了想去的地点,也就是直升机上。从直升机上可以俯瞰到什么什么。
我好像还在下面布置了一个陷阱准备坑几个高级npc之类的…
后来我就醒了。

世界变成很多副本的梦·上 

首先,地球上的大家都被卷入了奇怪的副本。每个副本都不一样,但总体来说,是偏生存性质的。人们朝不保夕、瑟瑟发抖,不知道这是否就是地球的末日,副本外面还有没有人,还能不能活着离开。
我最开始出现在一个图书馆里,这是这个副本所保留的少数地球建筑之一,外面变成了丛林,经常有怪兽出现咬死人,这里是人类努力维持的安全区。
但人可以对抗怪兽,却无法对抗来去自由的一种高级npc,他们经常并不将人也当作智慧生物,为所欲为。就像克苏鲁里的邪神一样,人们只能尽量逃避他们,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因为即使是他们无恶意的关注也有可能导致灾难。
总之整个背景就是很紧张刺激。
我和我的小伙伴就在这样的氛围下努力想弄清楚各种事情:这是怎么出现的、有没有脱离的办法、当前副本的破局之法是什么、高级npc和怪物的真相……等等等等。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还曾经冒险引走npc,就为了看他看的一本书,诸如此类。
每个副本虽然都有怪、安全区、危险区域与高级npc,但它们同时有隐隐的规律和破局之法。只要解开,这个副本里的其他人就可以得救,但唯独解开的那个人会被传送到下一个副本里继续。

梦见我生了个女儿,太可怕了我感觉我都还没长大就要生孩子!
可是我妈在我这个年龄确实已经生了我,她不害怕吗?
……是说这个梦不要因为没有dll就直接一步从认识恋人跳到生孩子省略中间过程啊!

医院里的梦·下 

她果然最后还是找来了。但她找到前台姐姐这里的时候,模样非常凄惨。
剩下一个头被按在挤扁的身体里面……不知道怎样形容反正看动画的应该能想象出来!
我连忙帮她慢慢把身体拔出来,恢复原样。
她身上我的东西都不见了!!
找到我后她也撑不住昏了过去,没法回答我的问题,我无法,只能自己翻阅她看看之前发生了什么。
原来她和我离开后遇到了一个坏人,这个坏人还是个摔角明星。她偷听到了什么于是被对付了。
她身上的东西都落到了他手上,包括我重要的包!也不知道他是扔了还是带走了。她本人也缩成我们看到的样子才逃出来。在她逃跑过程中余光依稀可见明星也离开了这所奇怪的医院。
我愤怒地想去追回我的包。虽然追回了估计也赶不上检查了。
但没能成功,因为我醒了。

医院里的梦·上 

我来到了这间医院做检查。
这医院上面是病房,下面几层是购物中心,就像有的酒店构造一样。
我和我的朋友一起来的。由于我是病人,她就帮我拿着我的手提包,我的手机和钱包、身份证等都在里面。
大门前面的前台有一位前台小姐,非常厉害,是处理本医院异常事物的第一道关卡。来的人都要经过她的审视才会被放进去,如果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也务必去找她。
我和朋友想去找塑料袋,听说3层有就过去了。果然有,但是上去了却下不来了。按路线我们应该绕到对面的手扶电梯往下走回去,却被安保人员拦住,说没有经过允许不准在这层走动,只是走到对面扶梯也不行。
我准备去找电梯,我的朋友却拉着我直接转到旁边上楼的首府电梯那里了上一层。
结果上去之后就开始迷路,眼看检查时间都要到了。
我很生气,说如果听我的找路早找到了。我朋友也很生气,虽然是她错了但她不想承认,于是我们吵了一架分开了。
我想起我的全副身家都还在我朋友手上,又急又气。
我顺利找到了电梯,只能先下到一层,去找前台姐姐。
我想她找路到最后也会找来的。

几个乱七八糟的梦 

我在参加一个比赛,比赛的内容大致是往中间空白的地方添加一样东西,然后编出它的故事。
东西是需要”画“出来的,画得越好才会越真实越起作用。
我编出了一个跟时间空间有关的故事,其他参赛者跟不上我了。我就进入那个我编出来的虫洞离开了。
我躺在床上,有小老鼠钻进我的被窝,吓得我赶紧把老鼠赶扔出去。被窝还是我小时候在老家的那张双层床。
这一场景的由来可能是昨天凌晨有小动物从我天花板跑过带来很大动静,我在梦里接收到了。
重新睡下后,我通过屏幕看电视,看见两个彼此较劲的医生。其中一个在教大家怎么养……小熊猫……?把两片地垫合起来,但接缝处会有凹陷,这时就要用苹果泥把接缝处填起来。
看到一半时他的兄弟,也就是和他作对的那个医生来了,跟他挑战。于是他们就要在医院对决,要剖开自愿者的身体进行某种手术……?
有一个暗恋医生的女孩子明明没有患病却报名自愿想去被剖,颇有我的风采。
场景就来到了这个医院,我是这里的一个病人。
这个梦比较长再开一条说吧。

一个组队拯救世界的梦·下 

我的队友们没有逼我做选择,他们知道我已经想要抛弃力量已久。他们决定自己先去拯救世界。
我那时装备都脱了,才从旁人的阻拦中知道这件事。我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跟战队一起去拯救世界。
由于我已经迟了,我联系了组织给我安排了一种发射车。车型像子弹一样,人躺进去,然后由负责发射的魔法使发射出去。我进去之前负责的小姐姐跟我说”放心我是射得最准的,一定保证你直接射进灾区“。
后面就是我到了地和大家会合,一起处理核泄漏的故事了!
中间还有由于我在车里测试装备,因此经过的荒芜地区突然变成绿洲这样的剧情。
顺带一提到了之后发现梅林已经提早来看热闹了。
不你就不能捎我一程吗我出发前你还在总部……
真的只是来看戏的!!
大概记得组织里别人喊我小秦队长。
这个梦的我的设定大概是,明明总是说很厌恶自己的战士职责,平时想尽办法推脱,可是遇到需要拯救世界的事行动起来又是最认真上心负责的那个人。
我拥有的那种力量好像是爱与和平的魔法。
就是这样的成为美少女战士的梦,后来我就醒了。

一个组队拯救世界的梦·中 

作为一个有组织的人,和以往各自为政的战士不同的是,我们还能拥有装备、战服等。
其实还挺累赘的就是……但是武器和装备确实可以加大力量。我有一个护腕手镯一样的东西,能够使我手里发出的气功波增强10倍。
我稀里糊涂地进了被赋予力量的测试仓,成为战士后,又立刻被瞬间传送到了需要战斗的地方。
但梦里我的志愿并不是成为战士,而是想当一个画家。于是我一直希望能够将这份力量交出去,希望能够立刻退役。
因此行事也懒散,也爱躺平,不喜欢接到任务通知。
可是我又无法对眼前的苦难弃之不顾,所以还是会出手。
这样的矛盾终于在某日达到了极致。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濒死的老人,无论什么方法都救不了他,但他还有很深的求生意志。
偶尔会给我们战队带消息和来观赏我们的魔法师梅林(参照FGO梅林),就悄悄跟我说,这个老人也是我这种力量的适任者,如果我舍弃我的力量给他,他就能得救。
我当下大喜过望,正准备要抛弃我的力量时,梅林又带来了第二个消息,这次是向所有人宣布的。
我们要去拯救一个泄漏的核电站。
他已经订好了作战计划,其中很重要的一环就是由我用手镯装备发出十倍的力量。

一个组队拯救世界的梦·上 

故事开始时我是寄宿在一户有钱亲戚家里的贫苦女孩。忘了梦里是什么亲戚,先称为舅舅吧。
舅舅对我相当好,随着我年龄渐长,出落得十分漂亮,就对我更好了。但并没有踏破底线,还端着舅舅的样子,只是格外偏爱。可我感到岌岌可危。
不但我感到危险,”舅母“也感到危险。由于舅舅日常在外工作,家里事务还是舅母主持,于是她就时不时刁难我。
虽然我隐隐觉得舅舅的眼光很”可怕“,可被欺负的时候也还是希望他能在家,让我过几天好日子。
我以为这会是个宅斗梦,但突然风格一转!!
有一天我的舅舅回家了,从舅妈手里救下了我,他认为他不在时我太容易被欺负了,于是公器私用,让我成为了他加入的一个项目的实验对象——
利用科技和魔法,让我成为了拥有战斗力的魔法战士!!
这是一个国家级的项目。这个世界上有5种力量,会随机地赋予不同的适调的人,让他们去拯救世界。原本是各种力量各自为政,而国家的干涉就是设法找出合适的人,然后捕捉住这份力量的寻人波动,让他们能够去试一试能不能得到这份力量。从无限随机变成有限人中随机,这样5份力量就可以集结起来,组成一个战队!
我就这样成为了魔法战士的一员!

一个跑团内奸的梦·下 

然后,直到结团之前,都没有人发现我是内奸。
大家还以为是自然而然没打过难度很高的剧情所以最终BE了。
直到DM做出了这个MV,盘点了大家的名台词和高光时刻。
我的pc有很多梗和台词,平时的形象属于说话相当装逼的那种。而大家也很给面子,虽然有时我并没有达到我装逼的效果,可是都会很捧场。
现在他们才发现。
原来我的台词后面的真相是这样!我并不是站在他们的立场说这些台词,而是作为怪物方,在那个立场我装的逼都达成了!
原来xx和xx情节是我害的!他们还以为是剧情杀!
虽然开团前就说过有内奸,可是他们一直怀疑的是别人。
DM,用mv揭露了真相。
我,作势跑路。
真是一个爽文似的梦啊。

一个跑团内奸的梦·上 

一开始我作了一个末世废土风格的梦。后来短暂地醒了一下,于是上个梦就变成下个梦的素材。
梦见其实是我们在跑团。是一个长团,DM还为pc们做了一个mv,脸似乎是捏人的,身体是原本什么动画里剪辑下来的,然后让换头自动跟随那种。
故事是这样的,pc们是末日的几个幸存者,原本属于挽救末日的对抗组织。对抗一些超越人类力量的怪物,它们能引发各种各样的自然灾害,但是并无理智。一旦它们生出理智,就会针对性地毁灭人类。
可惜组织对抗了这么久,也没有能阻止它们的进化。发生对人类扫荡的那天,几个pc们正在模拟舱中进行模拟战斗。组织接到了被袭击的消息,连夜撤走。结果定点爆炸直接爆在了他们撤退的路上。由于模拟舱无法中途退出,还留在舱里的pc们反而成为幸存者。
接下来就是正式团的内容,是pc们如何对抗怪物、隐匿自己、深入敌后寻找怪物弱点的故事。
而我的pc,是一个人奸。
没错,我会偷偷拖后腿,陷害我的队友,让他们一个一个被灾害吞噬。
因为”我“其实已经死在模拟舱里了,后来的”我“其实是被怪物附身的。可惜变成人后,就没有办法直接与怪物同伴沟通,只能杀点人献祭连连怪物精神网这样。

一个能虚拟创世的梦 

这是一个肯定是《女帝的日常》玩多了的梦!梦见我到学院上课,是关于创造的课程。我所在的地方相当于一个虚拟与现实的交接,我们可以在这个虚拟机里为所欲为。我们所创作的东西也不会对现实产生影响。
最开始给我们的背景似乎在海上,我还藉由我的能力作出来一艘战无不胜的船。
然后我们这学期的作业是找不同的人生十个孩子。
于是我们开始物色各种npc。
还和我的小伙伴们约好第二天去哪里哪里狩猎男人。
然后互相告诫记得及时调整选项让对方怀,不然每个孩子都要耽误自己好长一段时间孕期。
还有一些对虚拟世界不纯熟的学生,想不出去哪里创造10个npc,于是采取走捷径的方式学生们内部消化。反正生的不是现实里的孩子。
我就在这种准备猎人的快乐中醒了。
唉,还想趁机创造出我的本命和墙头npc的。

一个裸奔的梦·下 

我只好下车步行去找东西修我的车,我想起我上课的学校旁边不远的小学里有零件,于是沿着山路下去。又因为不认得别的路,想从两个学校之间的建筑间隙钻过去。
反正也不知道怎么一通操作,我突然全裸了。
幸好我车里还有备用运动服,我想抄近路回车去拿,结果唯一知道的回程近路被封了。我只能冒险裸体走别的路。
这段裸奔真是精彩刺激,我还得时时避着人,有时得避着监控镜头,怕自己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直到梦醒我也没有找到我的车,还闯入了教师办公室,借着桌子柜子和层层叠叠的文件掩盖着自己曼妙的躯体。
啊,裸奔真可怕,请大家引以为戒,不要因为在梦里就随便因为便利脱衣服!
就算隐约能觉出是梦,羞耻感还是真实的!

一个裸奔的梦·上 

梦见我到一个学校去参加社会人士能念的课程,可除了我大家都是辍学年轻人,只有我是老油条回炉重造。幸好我面相年轻,别人看不出来。
我来参加课程是因为这个课里有一个知识正好可以解决我面对的问题,可以说是为了一点醋包了整盘饺子。于是除了那个知识以外其他时候我都是一种游戏心态,顺便重温下学生时代。
没想到小年轻们比我还奔放,课堂上做什么的都有,吃喝玩乐,打打闹闹,就是没有好好上课的。
没想到我同桌坐的辣妹居然是个上进的孩子,对此乱象很不顺眼。见我没有加入胡闹,以为我是同路人,跟我一通抱怨。
我说既然如此你就想办法改变乱象呗,比如刚才选班干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举手,为什么不去维持课堂纪律,而让班干部是那群同流合污带头闹的呢?
她又抱怨了一通理由,我说所以你的意思就是希望有人帮你实现心中所想,把你想要的推诿给别人呗。你就算跟我抱怨,我也不会被你推出去蹚浑水的哦。
她被我说得十分羞愧,当天就把我开来上课的车动了手脚。
回家途中我的车在一个小野林里熄火了。

一个地狱组织卧底的梦·下 

某个地方已经开始泄漏出魔气了,可是建筑商根本不关心,继续加工,导致魔气的洞像煤气泄漏一样越来越大。
至今还未发生意外,只是因为很久之前有一位风水先生在此留了名片,作为镇压之用。
天堂组织去找负责人和政府,说也说了劝也劝了,结果几天后回来看到建筑还是扩建好了。以为他们解决了魔气泄漏问题,结果并没有,他们只是把风水先生的名片挪到最上方,以为这样就能扩大保护半径。
风水先生的名片表示真的罩不住啊!
我看着都替对面组织心累。
但很快我也没有了看戏的余裕,因为天堂组织为了找卧底出了一份问卷。让大家同时做,美其名曰心理状态调查。
其实是凭分数判定怀疑度。一般人类大概在30~40分左右,而我的分数只有19.5,我的同伴分数只有24、5左右。
这个结果是做完直接打印出来给我们的,我一眼看到其他人的分数,感觉大事不妙。这时天堂组织的老少来检查看我们的分,我努力寻思怎么让他们先看同伴的,让他们去怀疑同伴好就此脱身。
同伴没有我的特殊地位,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对面是天堂组织是我们的敌人罢了。
小喽啰就是用来出卖牺牲的嘛。
就在我还在设法拖延时,我就醒了。

一个地狱组织卧底的梦·上 

梦见我和一个组织同伴,由于一些小小的原因,被关在组织的地牢里教育教育。
我身份特殊,但同伴不知道,以为我和他一样是组织底层打工人,还觉得我很嫩,以前辈大哥自诩,处处提醒我。
原本过两天就会被放出去了,没想到这时我们的敌对组织,一个直属天堂的正派组织前来劫狱救人。以为我们也是被地狱组织捉住的无辜人士,于是把我们也“救”了出去。
我晕了一会儿,醒来已经在天堂组织安置的房间了。
这次对面组织负责行动的是一老一少,他们有一个主线任务,就是来调查和阻止人间的魔气泛滥。这个魔气如果继续在各地爆发,很快我们组织高层就可以随意到人间界来,而不是只能派一些低层过来捣捣乱。
魔气的产生和散播需要由隐藏在人间的隐藏卧底进行。他们要找出这些地狱组织隐藏在人间的魔鬼。
不错,我就是其中一个。
虽然组织的任何一个同伴存在也能加速魔气侵蚀,但我是更重要的发起点“根源”中的一个。
由于我们是被从地狱组织的地盘救出来,因此和其他去过地狱组织地盘的人一样被监视,说是解除嫌疑后才可以放我们回家。正派组织的成员还很和蔼地安抚我,希望我不要有疙瘩。
我跟着他们去了一趟调查。

来自一个剧情忘得七零八落了,但还记得一些旁白的梦:

虽然他是个男同,但他做出的事,成功导致了之后的反转。
日本皇室之所以万世一系,就是为了防止乌鸦来混淆血统。

一个毕业班的梦 

今年过年我妹妹又不能回家,于是我做了一个跟她有关的梦。
梦见我要从一个学校毕业了。我们这一届是学校比较特别的班级,是学校特殊开办的,对我们很优渥。
现在要毕业,最后一天,学校给我们准备了羊肉火锅。早早发了告示,说让我们留下来,火锅准备好了会来通知。
不想吃火锅的、人际生活充实的同学就走光了,而我和其他几个同学留下来等火锅。
其中有一个我的朋友,其他是较不熟悉的同学,在这段难得聚在一起的特别时光,大家渐渐地彼此交谈,互相熟络起来。也能称得上是朋友了。
我出去上厕所,突然看到我家人坐在食堂里。包括我妹妹。原来他们竟难得地来接我放学了。可是没联络上整天不看手机的我。
我连忙告诉他们火锅的事。
我妹妹看我跟父母有很多话说,就提出要进我教室看看。她也认识我同学里的几个。
后来我回教室的时候,看到妹妹跟他们相谈甚欢,已经打成一片。
啊,什么社交牛逼症。这就是我妹妹留给我的阴影啊。
我一起上学好久不认识的、难得在特殊时光才稍有些交情的同学,三言两语就能和她成为朋友。
后来我们始终没有互相留联络方式。我只在犹豫里面有我一个男神要不要单留他的。
要不就让妹妹去问吧?

挣扎起床间的梦 

因为早上我弟弟拿一只玩偶来叫我起床,可是我又起不来,迷糊间作了一个回头觉短梦。
梦见我是这只布偶,其实内里是一个机器人,我的意识隔几年会被唤醒一次。
有一个专门研究我的研究人员正拿着簿子,坐在我床上给我看我之前苏醒的记录。
上一次我被拷贝到了两个躯体里,而它们俩的任务是敌对的。完成那个任务后我就沉睡了。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两个我是如何分出胜负的,现在我醒了,他们可以问我感受了。
研究人员身边还有一个机器ai助手,虽然外表是拟人的,但内里意识逻辑似乎是参照我而做出来的。
助手给我看了两个我相斗的录像,然后问我为什么A比较强。
我说因为我的灵魂当时在A身上。助手笑了,说我们是机器人,哪里有什么灵魂。
我告诉他当时两个”身体“的五感我都能接受到,但我的主体始终在本体上。两个程序都是一样的,如果不是灵魂那是什么呢?助手陷入了沉思,感觉马上要来一波机器人觉醒。
然后研究人员带我坐电梯去街上逛,这是我每次醒来必经的过程。他们要趁我醒时让我多看多吸收多感受。
坐着居民楼的电梯下去,大家好像都见怪不怪,可能是我布偶外表太可爱了吧……
后来我就醒了。

Show older
长毛鹿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