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要下雨小偶像要嫁人的梦 

草生,梦见我喜欢的小偶像和我年轻时喜欢过的男明星结婚了。
虽然两者的外表都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年龄也差太大了!
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过男明星了,所以在梦里他还是年轻的样子,外貌倒也般配。
就是我在梦里开始怀疑自己也是女友粉,因为我竟然不太能接受小偶像已婚这件事。
在梦中因为他们一起来录节目,借用了我的房子(我在梦中竟有如此厉害的房子!),我因而和他们认识。他们在录制过程中吵架,我作为房东还去劝架。
渐渐成为朋友,还认识了小偶像的其他朋友,最后获得我小偶像亲手给我戴上耳环的殊荣。
就是耳洞太久没戴东西了,临醒前摸着一手血……

一个现代玄幻背景的梦·里面的爽文小片段 

过山车的事情早有预兆。
看上去是我妈带我们去玩,其实是小团体里一个人需要找人来看这里似乎正在酝酿的祸事我才过去的。这里称这个人为甲。
游乐场需要记录每一个进去的人脸。甲和保安室有些交情,免了我的人脸记录,维护小团体的隐秘。
这时排在我后面的一辆车认出了我的车,开始说酸话。一般人是听不见后车里人说话的,奈何我不是普通人。
她用八卦的语气跟旁人说,甲就是偏信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甲说得那么厉害,该不会又是个骗子来辜负她的信任。
这个人是甲的亲戚,也会两手整治灵异方面的东西,但至今都是小打小闹。甲是一个能力有限,但灵异感知度非常高的甲方,经常找我不找她。
甲在找到小团体之前确实遇到过几个自称天师的货色。
她隐约听了甲提我的一些称赞,就对我有一些偏见不满。但其实没见过我。擅自把我想象成不怎么样的骗子 。
后来我们进了停车场,分别停在不同楼层。我从车上下来,偶遇了她,从她的声音认出她是后车那个人。她基本也有两下子,于是一眼被我折服。后来才知道我就是她议论了一路的本人。
啊,真是爽文剧情。

一个现代玄幻背景的梦 

梦见我有个弟弟(不是现实里的弟弟),好奇心很重,喜欢探究一些灵异诅咒类的东西。
背景是现代玄幻,真的有这些东西。而我也对这些事略知一二,还加入了一个联系薄弱的小团体。看上去我们好像姐弟相合……但问题很大!
我是一个有天赋,能够学习整治这些东西的人。在暗地里为消除社会隐患焦头烂额。而我梦中的弟弟是一个天资与感知度都很低的人,事情不闹大,他感受不到,就会一直试。如果他都能感到做的事起效,那祸事就大了。
小团体联系真的很薄弱。有段时间我们联系靠一堵墙上贴的小本子,后来墙拆了大家猝不及防,到最后都没能成功把所有人迁移到新的联系方式上。我一直在忙这个,想办法联络上所有人。
有一段情节是我妈带着我们和亲戚们去坐过山车。我们临阵逃脱。我是因为怂,他是因为要动手脚,需要一个空座。我在过山车下面商店里巧遇两个社团朋友。埋怨我怎么长时间没理她们,并不知道联络方式换了。
而他则搞出了一张过山车灵异照片。幸好不难处理。
气得我打算晚饭时好好说说他,结果一进饭厅就看到他在脚下摆召唤阵。我怒而上前一脚踢翻,喊着“不要捣鼓这些了!很累的你知道没有?”
然后我就醒了。

几段梦·五 

手镯是痴情人给的,戒指却是教授给的。女士就摘了戒指,说颜色很搭,但是以后不能一起戴了。
大家全部都去看热闹的那件事有消息传了过来,原来是有一个教授死了。
就是之前我乱逛时遇到的那间房间。
这个教授和跟女士有私情的教授是好朋友。
本着物以类聚的道理,虽然人人都说他不像,但我开始怀疑他是否是情杀。
怀疑点到了一个之前在我的班上没有和我们一起玩卡牌游戏的同学。
省略一堆在梦里我觉得很有道理现实里没有什么逻辑的联系。
最后的重点是一只纸鹤。
这只纸鹤遗留在现场。而女士有一个妹妹,背着书包过来。妹妹之前去过实验室,她包里有几只纸折鹰。她抱怨有一只找不到了。
经过我们慎密的,不要笑,在梦里是很慎密了!的分析,那只纸鹤就是她不见了的鹰。因为掉落时散掉了,捡到的人在顺着折痕在最后一个步骤折错了,就从鹰变成了鹤。
而我们的怀疑对象刚好不会折鹰。
怀疑对象现在甚至还把握住凶杀案的追查权利。于是我们决定想办法告诉另一个调查团队。
我去告知了调查团队,这段也各种迷幻总之,包括用熊布偶说话、我阴森森地扮演萝莉口吻之类的。
总之最后我就醒了。

几段梦·四 

我很新鲜地在这个大学踩点。
大学的建筑很奇怪,七弯八拐地,有时还要经过一个教室或办公室才能抄近路去到另一个地方。
经过一个教授的实验室和办公室,看到地上中央有一个入口,顺着入口楼梯下去又有一间房间。有很多书和生物标本。我很感兴趣问那边的老师我能不能下去看看。老师说可以,xx教授会因为有人跟他兴趣一致很开心的。我就下去看了。
总之在类似这样一连串的踩点之后。比较连贯的剧情终于开始了。
首先是很多人都在往一个方向赶。这个学校还挺国际化跨时空化的,有的学生还穿着古装,有谁家的大小姐带着佣人来之类。但都会在学校遭到一致的教导和改造……
女主也跟着走,但很快觉得去凑热闹也没什么意思,就留下来坐在路途中的石凳石桌上。
结果这里有一个女士正在生产。女主连忙帮忙接生,总算生出来了。
孩子生下来了,女主才获悉原来在旁边的男人不是女士的丈夫,而是一直在守护她和追求她的痴心人。而女士的孩子是一个私生子,是和已经有妻儿的教授偷生的。
生完孩子跨过鬼门关后,女士也终于悟了。她准备敞开心扉接受守护她的痴情人。
这里面他们定情的是一个手镯。手镯的颜色和女士的戒指一样。

几段梦·三 

《三》
没有人知道地府有多大,它似乎没有边界。假设它和我们的宇宙一样大,那么容纳所有死去的人类也不过就是沧海一粟了。
主角这样设定好后,又写了一个成功闯入地府的游戏角色。
可是在游戏里,没有像以往那样真的生成一个角色,而是把进入地府这个任务交给了主角。
于是主角只好我看我自己写的东西当作攻略去搞。
由于在设定里写了这个进入地府的角色有什么什么条件和血脉,而主角却没有,所以特别艰难才突破系统的封锁,一股力量揪着她往那边挤,另一股力量又要阻止她,整个人都变形啦!
《四》
这是一间大学。
故事三的游戏是一种卡牌游戏。我和同学在玩这个游戏,我还很乡巴佬说什么这个随着出牌可以自动计算生命,好酷炫。然后我同学淡淡地说现在很多桌游都有这个功能了。
看来科技比现实发达一点点。
实际玩起来有一点像UNO,但是卡不一样,会有剧情故事相关。
玩完了这个游戏,到了下课时间,我下去食堂找东西吃。
这时最震惊我的事出现了——我竟然没有戴口罩!
震惊得我一直在想我出门时怎么想的,当然没想起来因为这是在梦里……
最后也没吃成,因为食堂太多人我怕中新冠。我就顺便乱走逛逛学校。

几段梦·二 

《二》
这个人给她报了一串自己的名讳。发音和含义很奇怪,是她没有见过的。直到按照他的话去做,女主才渐渐明悟。
侦探来自我们的现代,但这并不是和时空穿越,而是女主所在的世界是一个游戏的背景故事。
女主其实是游戏公司老板的独生女,她将自己写入了这个游戏当中。可是没想到她的灵魂真的进来了。
现在她觉醒了,要通过各种方式让外界的人“察觉异常”。于是她在游戏里搞了一个时空悖论。
这里面有侦探带女主去看一些莫名其妙的信息,确认“她这么做将来成功了,这是未来的她留给她的信息”的片段。
《三》
这里是一个游戏的世界。主角在里面写小说。她写出的小说其实就会变成游戏的背景。
由于亲人之死,她决定写出了这个游戏“死后”的情况。
还挺有趣的。
地府是这样的,首先每个人下去之后,都要工作。工作是为了偿还你在人生中欠下的种种债孽。工作以后会得到地府的“货币”,可以去消除你的债孽。
债还完以后,你就自由了,可是随心所欲地在地府做自己想做的事。
你生活里有什么,你就能想象出什么。
总之,地府就是天堂,只是必须工作和不用工作的区别。
一个人死的时候,其亲属或关系亲近的人会得到通知。

几段梦·一 

睡了又醒所以上一次梦会变成别的元素出现在下一次梦里。
《一》
是一个女将军的故事。前面忘了,但女将军在故事的半途传来了死讯。此时有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女小队长,非常仰慕她。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决定去查女将军的死因,结果发现了敌人的阴谋。于是她立刻去通知警告女将军的战友,也就是那些将军们。成功扭转战局,等于救了当时的将军一命。
小队长于是被推荐升级。但女将军的往昔战友里有一个男的是女将军的暗恋对象,所以看小队长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说她是仗着女将军的名字上位,以为自己真的可以替代她吗。说着就要甩袖而去。
小队长很生气,说自己从出生开始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把这个男将军骂了一顿。
男将军停在帐篷门口,锤了一下门框。然后道歉说对不起。
但小队长骂来劲了,你以为说对不起我就会原谅你吗?我不会。但是即使我不原谅你,在战场上我仍会尽责做你的先锋部队、掩护或助战。你明白了吗?
男将军幡然悔悟,自己将私情渗入了公事,格局小了。
大概就是这么个故事。
《二》
女主遭遇到跟踪和骚扰,却因为对方是外国人高人一等,报警也无法惩治对方和保护自己。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个自称侦探的人……

大学食堂女孩平凡的一天的梦 

梦见我爸和我在经营一家学校食堂,还有一个为了精进厨艺来帮忙的妹子,常常是我和我爸做我的她自己在后头用我们空下来的设备研究自己的菜谱。
最后一次放饭时间结束后食堂就关了,我就可以随便出去逛。
和我爸挽着手逛到新开的文具小卖部,远远遇到以前不太熟的同学,她们在远处大声说笑,嘲笑我爸开始秃。想去骂骂她们,但我爸不以为意。
把我爸留在小卖部,我自己去在高层的电脑室。半路遇到一个油腻男子非要把手放我背上跟我讲话,气并作一处,把性骚扰犯骂了一个狗血淋头,犹觉不够,于是跑到我的班级上,跟同学们宣讲此事。同学们告学校的告学校,揪马仔打人的揪马仔,闹了个大的。
于是平静下来的我开始和同学讨论我刚做好的ppt,不愧是梦里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啥的程度,连标题的英文字十句我都有八句不会念。
零零星星后面还有一些破案剧情,甚至还出现了暗游,记不太得了。

维护班级间的和平令人心累的梦 

登场者都被卷入了那种生存游戏类的游戏。但因为条件不是很苛刻,就是说不会马上死,所以很多人还不太当回事。
这一次的关卡开始于一个教室内。我们都被分配了学生身份,在等“老师”进来。课室里大家都抢着发言,非常吵闹。谁也不服谁,一副任务还没开始就要内讧的样子。
经过细心求证原来这个课室还是个大课,有三个班同在。每一个同班者都曾经在游戏中互相认识。于是三个班的集体意识很快被调动起来,谁也不服谁。
等了很久都没有“老师”,但大家因为之前收到的关卡吩咐也不敢走,只是抱怨骚动。为了分析出这个关卡,我和“副班长”正在交流情报解析信息,可班里太吵了。我不禁要求大家安静。
然而,其他班的人没见过我,自然不相信我的能力,对我的要求嗤之以鼻。我忍无可忍,展现一些实力威胁他们。一时间他们总算消停了。但没过多久,一个别班的人开始故意捣乱敲桌子。
我和副班长用嘲讽的语气说有听不懂人话的人在敲桌子呢。
我前桌很生气,也对应地敲了一下。我连忙低声喊她,叫她不要反击。
你敲我不爽也敲,最后两班就会彻底比大声吵架,我们就更听不到线索了!
后来我就醒了。

车里的鱼·下 

她要我们注意即使从休息区离开后也不能想它们,只要一想它们就会再度出现。
触手顶端吐出很多丝,这些丝随风展扬,即使触手怪已经失去活性,但只要这些丝的顶端接触到活物,就会紧紧吸附其上,开始吸收牺牲者的生命力。
普通拔是拔不掉的,小姐姐教我们用木梳或者一片塑料,在某个角度切下去,就能把它切开。
小姐姐交待完我们各种注意事项后,就去忙别车了。
这时一伙年轻人停在了我爸车后,可能觉得我们车顶上的怪只是道具之类,在我们处理现场时不满地过来说我们堵着路了。
由于他们态度太差,我们没有和他们解释,把位置让了开来,看着丝缠到他们身上 。
反正他们要进休息站,早晚休息站工作人员会帮他们解决的。就让他们受点惊吓吧 。
这个梦就这样结束了。

车里的鱼·中 

它们从座位下钻了出来,我们惊叫。
开车的我爸因为没看见,不太能理解我们说车里有鱼是什么意思。直到这些东西钻出来,才在后照镜亲眼看见。
似乎是发现了我爸是掌握车子的人,这些东西蹦到前座。我爸身上至少缠了三样怪物,一个像一团乱麻那样混在一起的红色线团,一个表皮和海星一样的玩意儿,一个也是红色的鳗鱼似的东西。其中一个还绕到我爸身前挂在他半张脸上试图阻拦他开车的视线。我们尖叫着撕扯它们。
我爸在我们和水产怪物们的拉锯中仍然坚持努力把车开进了休息站。
车子停下,我们打开车门飞奔而出。谁知道外面还有陷阱。我们车顶上原来趴了一只触手生物!我们一开门,无数从触手顶端吐出来的拉丝就开始纠缠捕捉我们。
幸好休息站的工作人员似乎很习惯处理这些事了,一个小姐姐很快让触手怪物陷入了类似被麻醉的情况,然后帮我们处理黏在身上的海葵、鱼等物。
她告诉我们这条公路上常常有这样的事。这些东西一开始是无形的,不能对人造成影响,不能进入现实的。因此这股力量会做出一些声音、影响一些气流之类的,只要有一个人开始注意到它们、想到它们,它们就会不断繁衍出来。

车里的鱼·上 

梦见我爸载着我们三姐弟在公路上,突然我们觉得哪里怪怪的,车里好像存在除了我们之外的活物,车后厢传来摩擦的声音,并不单纯是行李因为车的颠簸晃动的声音。
这辆车很有点像小货车。从座位底看过去,有空隙能看到后面。
虽然我脑中似乎有个警告让我不要看,但很微弱。接着似乎有什么东西很快速地,像现实中的蚊子一样快地在我们身边一闪而过,我们能感受到气流似乎传向座底。
我妹妹为了赶“蚊子”,东西掉到了脚下。我替她捡,没忍住从空隙看向了后车厢。
鼻端传来一阵死鱼般的腥臭味,我恐惧地看见后车厢的空间里逐渐复苏许多海底的动物。不同种类的鱼、虾还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什么,带着水淋淋的海的感觉。它们都能在空气中游泳,我们的空气就是它们的海水。
我吓得拉我弟弟妹妹看,他们也看到了。
面对异常我们十分害怕,试图当作没看到,立刻正襟危坐,决定不管听到什么都先不管,出言催促我爸爸赶紧停在附近的休息站。想着车停了我们就赶紧逃跑,不要和这些怪物在一个密闭空间里。
可是太迟了,它们已经被看到了。无论我怎样祈祷不要,它们中的一些还是开始游了过来。

逃出渣男别墅·下 

我渐渐和她们建立起信任,知道了自己的母亲也是受害者,并因为生下我被盛怒的渣男杀害的事实。
我们计划着逃出房间。我们先设法骗过了渣男监控这个房间的魔法,伪造出一个人的心跳呼吸,然后就能隐蔽一个人的行踪。一点一点在结界上凿洞。用我可以吩咐仆人的优势取得一些不会引起疑心的日常用品,用以布置魔法。
我们将被囚禁许久的女性的身体修复,让她也能接受魔法。凡此种种,克服了过程中的许多困难。
终于到了实施计划的那天,渣男也终于对我们起了一点怀疑,准备处理好地下室后就进来看我们。
我们争分夺秒地作最后的准备。终于,我们成功溶解了窗户的铁栅栏,然后一个接一个,变作鸟从窗户飞了出去。
我们自由了!

逃出渣男别墅·中 

这名女子的纠缠使他们的脚步停在了门口。渣男引导着想让她们进城堡里来,一旦进来,她们便离不开了。既然这个女的这么烦,这么离不开他,就顺便一起监禁了吧 。
门口的这出闹剧,使结界出现了一瞬间的破绽——不错,这竟然还是个魔法背景的梦!瞅着结界出问题的刹那,一个在地下室规划逃跑已久的女性蓦地冲了出来,意图冲出城堡大门。
她形迹恐怖,整个人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样。门口的两名女子大受震撼,我也大受震撼。因为我认出来,她正是渣男上一次带回来的女人。原来她一直在城堡里?怎么回事?
可惜的是,无论绝地求生的这名女子抑或新来的两个,都没能成功离开城堡,她们很快被赶来的卫队强行拖进了城堡。
因为尝试逃跑的那名女子破坏了地下室的禁锢,被囚禁的女性们纷纷想逃离,现在城堡被封锁了,卫兵们挨门挨房搜查她们。
就连我想出去,也被拦了下来,管家并不给我面子,自然也不怕我威胁,只有渣男是他们唯一听从命令的主人。
发现了地下室的我相当震惊,想帮女人们逃跑。渣男很快发现了我的倾向,于是把我和上述三个女性关在了同个暂时用作牢房的大房间里。
只是我的待遇好点,能请仆人给我弄点吃喝穿的。

逃出渣男别墅·上 

渣男,或可称为大魔王。他擅长欺骗感情,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他都能追到手。许多与他来往的女性受到精神上的莫大伤害,因此失去自尊与对人的信任。然而她们竟然已经算幸运。因为真正被大魔王看上,怀着胜利者的幻觉到最后,被带到他的城堡里来的那些女人,下场才是最可怕的。
她们会作为收藏品,被困在地下室,只维持最低限度的生活水准。随着渣男的心情,被任意对待。城堡地处偏远,且有助纣为虐的管家与保安队。
而我,是渣男唯一的儿子。当年,渣男还没能像现在这么熟练地控制他的女人,才让母亲生下了我。现在,已经没有女人能瞒着他生下孩子了。
大魔王对我这个唯一的儿子采取放养,虽不怎么重视关心,但还承认是他儿子。
我一直不知道他会囚禁女人,只以为他在外面当渣男,有时会带女人回来。我讨厌这件事,所以没有关心过那些女人后来去了哪,但凡他带女人回城堡,我便离开出去过夜。
这天他又带了一个女人回城堡,想必是他这一回合猎艳的最终选择了。她看上去很天真,相信自己获得了浪子最终的爱情。没想到就在他们走到门口时,另一个女人半途抢出,控诉渣男如何精神控制她让她相信他是她唯一的依靠,如今又决然抛弃她。

梦见我在跑个团,因为在梦里,所以场景会随着故事进展。
大家都有秘密ho,但是把心结解决了就可以互相达到最后真相,合作HE。
我的pc是在校园里的一个小混混,所以到我出场的时候我就会在教室里。
然后还会正常上课。接着我终于等到其他pc来找我了。
可是为什么!这个梦里跑团的时候用的是英语!
说是为了更符合背景时代和pc设定。
然后我就被迫要说英语!
说完后其他pc走了,我还要被同学说“刚才你们说英语时你的英语好烂哦。”“好像看到了我自己。”“你还是学好英语再去跑团吧。”
为什么!

真的很想入住·下 

在奔赴宿舍途中我们还和很多老师教授擦肩而过,听到有男学生窃窃私语这里的女老师好漂亮能追吗?然后他朋友说别想啦她们看起来年轻貌美其实几乎大多都有家庭了。只是因为学院的科技驻颜有术。
我一度觉得自己不配进学院,直到在玻璃门上看到我自己的倒影。梦里的我可真漂亮,穿着黑白两色优雅高贵的礼服——哦这学院大家着装都很争奇斗艳,礼服只是基本款。照完镜子我觉得我闺蜜抬举我应该不亏。
到了宿舍大堂,可以想象为酒店大堂。闺蜜叫住我让我先别上去,说我那间房还没收拾好,让我再去逛会儿再回来 。
这栋酒店宿舍是闺蜜家的学生才能住的。由于小一辈都在这里,掌权的家长们有时也会来。现在闺蜜就在负责筹办一场活动,艺术展之类的。而闺蜜的父亲正在验收她提出的计划,跟她讨论哪里有问题。
闺蜜的爸爸跟我打了个招呼继续和闺蜜讨论,闺蜜被一个排位问题难倒了。我轻轻在闺蜜后面告诉了她解法。闺蜜爸爸发现了,他很赞许地看着闺蜜说你确实学会了看人用人。
我还在继续等房间呢,结果就醒了。
可恶我还想看看这种日漫式偶像剧的豪华房间是怎样的啊。

真的很想入住·上 

梦见我进了一间学院。学院占地相当大,基本是一个小镇,课程也五花八门,所有的学生都住在校区内,同时区内还存在贵族的宅邸。
这个学院原本是好几家贵族豪门的私塾,后来逐渐开放给外人,并成立了学院。
我是受我一位闺蜜的邀请入学的。她听闻我暂时没有工作,无法在大城市立足后,便邀请我住到属于她家的一间学院宿舍居住。同时也推荐我入学,完成课程后就可以直接为她家的集团工作。
这种天上砸馅饼的大好事我当即答应了。同时还带上了我的好友,一个非社会人士而是正经考上学院的学生。她考上了学院,但却租不起园区里的房子和宿舍,于是我请她和我同住。
第一天去报到,我们先上了一节社会观察课。观察对象是区内一间商场建筑里的活动室,这间活动室租给了一个小偶像办见面会。我们就分析着经理人辛辛苦苦给小粉丝们筑梦,又要让她们心甘情愿掏钱的样子。小偶像倒是很真诚,但他越真诚,粉丝就越觉得我们必须给他花钱让他有前途。感觉就像akb48的下位圈那样吧,只是小偶像是男的。
上完课我拉着好友直奔豪华宿舍。建筑非常豪华和高科技总之。

做了一个噩梦。以为世界上真的有异常之事,并由于我的偷窥而盯上了我。梦里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感到三观颠覆。直到醒来,顿觉一切都合理了,原来是梦啊。

Show older
长毛鹿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