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所有业务能力没问题可能脑子或者性格或者人品有点问题的作者,被吃瓜路人(重音)网暴都怀有深深的同情。我最讨厌不公平的事,而这个真的是不公平到了极点

年纪大了一个动森都能搞得我跟又一次经历大学毕业和室友再见一样……夸张了,毕业那天是我人生中最难过的一天,有种人生再也不会发光的赶脚。现在想起依然忧郁不已。

变成这样再去写故事的时候,总是会很烦恼“这里没有把我本人的立场泄露出去吧”——虽然道理还是要讲的,但我的内心只想打爆某些人的狗头

Show thread

我经常在反思到底是什么把我从一个避世中立觉得唉女权什么的心里有数就好逐渐变成了条件反射在心里打拳的人呢,是每一个大直男癌晚期患者,还是这个操蛋的世界?

如果只有猫可以发怎么办呢……想着找出以前的图文备份一下,打开存的乱七八糟的mac系统……还是发猫吧

长毛鹿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